<noframes id="l53f3"><p id="l53f3"><cite id="l53f3"></cite></p><form id="l53f3"><nobr id="l53f3"><meter id="l53f3"></meter></nobr></form>
<address id="l53f3"></address>

            <form id="l53f3"></form>
            <address id="l53f3"><address id="l53f3"><listing id="l53f3"></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l53f3"><address id="l53f3"></address><noframes id="l53f3">

            <address id="l53f3"><address id="l53f3"><listing id="l53f3"></listing></address></address>

             
            首頁 > 專刊頻道 > 臨沂教育網 > 臨沂教育

            《山東教育》重磅推介臨沂半程中學改革創新經驗

              發布時間:2020-12-07 10:19:00 下載在臨沂客戶端 論壇

              《山東教育》重磅推介臨沂半程中學改革創新經驗《山東教育》(中學版)2020年第11期(總第1105期)以《一所農村中學的“蝶變路”——記山東省教育系統先進集體臨沂半程中學》為題,重磅推介臨沂半程中學改革創新經驗,校長雷明貴榮登該期封面。全文內容如下:

               

                一所農村中學的“蝶變路” 

                ——記山東省教育系統先進集體臨沂半程中學 

                ¨記者 張桂玲 

              從教學質量一直難以提升的“困難戶”到全區教育教學工作農村中學連續三年第一,從學生流失數量達500余人到全部回流,從“問題餐廳”華麗變身為“全區十佳”,從一所瀕臨生存絕境的薄弱農村學校到“省教育系統先進集體”,這是發生在臨沂市蘭山區一所農村中學翻天覆地的變化。

              令人稱奇的是,這一切,僅僅用了兩年時間。

              兩年,這所農村中學創造了“一大奇跡”:排名全國民營企業500強的金鑼集團投資3個億新建的金鑼實驗學校(九年一貫制),于2019年6月由半程中學接管成為其分校;實現了“兩個翻番”:升入重點高中學生數量翻番,學校固定資產翻番;建起了“三座新樓”:鄉村少年宮建起并投入使用,藝術樓、教師公寓也即將竣工。

              昔日的“薄弱校”,何以會在短短兩年內“涅槃重生”,成為蘭山區農村學校的“排頭兵”?

              “用記者的眼光發現問題,用共產黨員的意志戰勝困難,用教育家的情懷服務師生”這是2017年8月,被委派到半程中學走馬上任的校長雷明貴立下的“工作信條”,也讓記者找到了一條解碼“半程現象”的線索。

              問題導向:“風風火火”,重提學校“精氣神”

              教師消極懈怠、教學質量滑坡、生源外流嚴重……這是兩年前雷明貴躊躇滿志地到半程中學上任時,遇到的一大堆棘手問題。

              怎么辦?經過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的幾番思忖,他決定從師生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吃飯問題”開始,然后“各個擊破”。

              “問題餐廳”的華麗變身

              在半程中學,至今依然一直流傳著“新校長上任第三天,自掏腰包請教師吃午餐”的故事。

              原來,雷明貴上任第三天,就先后有幾位教師走進他的辦公室“訴苦”:學校食堂飯菜太差,不光是教師吃不下,只能四處“打游擊”,學生即使交了餐費也不愿意吃。

              問題的根源在哪里?如何用最快的速度解決這個問題?雷明貴決定通過“請客”來打開一條通道。

              “校長明明知道學校餐廳飯菜沒人愿意吃,為啥請客還要選在這里?”接到邀請的校委會班子和中層心里在有一肚子的不滿,同時也有些納悶:這位新校長的“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

              一頓飯吃完,雷明貴就召集他們到了會議室。正在大家面面相覷的時候,他一邊給每個人發了一張紙條,一邊說明了自己的真正用意:“對剛才這頓飯菜,對咱們學校餐廳有啥意見和建議?請大伙不記名寫下來。”

              “油不好”“口感不好”“蔬菜不新鮮”“菜品太單調”……5、6分鐘的時間,幾十個問題也收集齊了。

              問題一條一條的梳理下來,一套“明廚亮灶,陽光食堂”的整改方案也很快出爐。

              最后,大家達成了一個共識:“學生的身體素質是第一位的。要有好的身體素質,首先要吃好飯。所以,學校食堂必須辦好。”

              這樣的工作方式,得益于雷明貴豐富的工作經歷。參加工作25年,從一名中學語文教師到鎮中心學校再到區教體局,不同的工作崗位,讓他學會了從不同視角看教育。在蘭山區教體局宣傳工作崗位上奮戰10年的經歷,更讓他養成了用記者的眼光去發現問題、尋根問底、深入調研的習慣。

              方案的出爐伴隨著學校緊鑼密鼓的行動。此后的每天早晨7點,在學校餐廳門前,都會準時上演特別的一幕:學校22名校委會成員分成11組,秒變“檢驗員”,與餐廳管理人員、餐飲公司人員共同驗收食材數量和質量。檢驗過關后,食材方可進入餐廳。

              一開始,供貨商們對學校此舉還有些不屑:“零基礎”的“檢驗員”,也不過就是擺擺花架子的“紙老虎”,“唬人”罷了。

              “無根須的豆芽一定是添加了化學成分”“外形不規則,底部有疙瘩的西紅柿一定是農藥超標”“優質的芹菜要求葉柄長而粗”……工會主席王潤梓一談起這個話題,便眉飛色舞地向記者講起了他們快速辨別的“一招鮮”。“當然,這些經驗都是我們市場上,從網上一點一滴學來的,每隔一周,我們都會在校委會內部開展一次培訓。”

              “時間長了,供貨商也看到了我們的‘專業’檢驗水平,也不敢再存有以劣充好的僥幸心理。”,王潤梓說,這件事慢慢傳到了學生和家長群里,也成了“美談”。

              對于餐廳財物管理,學校也實施了“三個分離”——用材與采購分離、賬目與錢款分離、利益與評價分離,周清月結。另由家長、教師組成“美食協會”商訂菜譜,并特聘營養師把關調整。同時,嚴把飯菜加工關,安裝了27個攝像頭和1個電子屏,與區食藥監局聯網,實現360度無死角監控,家長、教師可用手機實時查看,達到了“線上餐廳”“掌上餐廳”“透明餐廳”的標準。

              不到兩周,餐廳菜品變多了,口味也變好了,師生就餐人數從130多人猛增到1500多人。

              “根據師生對飯菜的滿意度支付餐飲公司勞務報酬模式,建立有效的退出機制,使餐飲公司利益訴求和學校的管理期望保持同向,這在全區都是首創。”副校長閆凡文介紹說,一年的時間,學校就獲評全區學校“十佳餐廳”,全區學校餐廳管理現場會也在半程中學召開。

              “真沒想到,這位看起來性格溫和的書生校長,做起事來卻是風風火火,雷厲風行。”大家對這位新校長有了“顛覆性認識”。

              從“白手套”開啟的環境與秩序重建

              回憶起2017年8月參加工作第一次踏進半程中學校園的情景,青年教師陳芊彤仍然記憶猶新。

              “校園里垃圾成堆,教室里橫七豎八的桌椅倒了一地,到處都是厚厚的灰塵。”“教學樓的廁所不能使用,水供不上。有點小潔癖的我,一走進校園里的旱廁就被嗆了出來。”難道,以后自己就要長期待在這樣的環境里工作嗎?眼前的情景,讓這位初登講臺的新教師傻眼了,感到“心也涼了半截”。

              但很快,陳芊彤的焦慮被自然“治愈”了——學校掀起了一場“向臟亂差宣戰”的衛生大清理活動。

              雷明貴發現,水電問題是影響學校衛生的直接因素,也極不方便。夏季用電高峰時,教學樓一天斷三四次電。為了以最快速度解決,他直接上陣帶領工作人員改線路、調水壓,直到恢復正常。看到校長奔走忙碌的身影,幾位老教職工被感動了,他們私下商量后自己動手,很快將校園里多年來破敗不堪的荷花池清理的整潔如新。

              “手之所觸無灰塵,目之所及無雜物”,是雷明貴提出的“衛生清理新標準”。全體教干按照要求戴著“白手套”查衛生,成了全校前所未有的一件“新鮮事兒”。沒過幾天,堆積7年之久的垃圾被一一清理,啟用3年的教學樓第一次供上了水。

              臟亂不堪的校園,如同經歷了一場沐浴,一下子變了個樣。

              老師在授課

              “在干干凈凈,整齊有序的環境里工作,整個人也心情大好,清爽!”開心的不止是陳芊彤,老師們也都興奮不已。

              然而,有形的雜物清除起來簡單,教師們長期以來形成的渙散狀態要改變起來卻沒那么容易。

              怎樣才能讓老師們明白“底線”在哪里?雷明貴決定先從最基本的“規范”開始,從教師習以為常的遲到,早退現象開始抓起。

              在開學的第三天,學校立下了一個規矩:如果誰遲到了,就要張榜公示。

              “怎樣才能把這個制度堅持下去?”一番苦思冥想之后,雷明貴第二天就“故意”遲到了15分鐘,并將自己的名字張貼在遲到名單里。

              “原來是動真格的!”看到新校長不惜“向自己開刀”, 全校教師都被“震”了一下。一周之后,遲到早退現象也基本絕跡了。

              “校長希望教師什么是什么樣子的,就首先要自己做到什么樣子。做給大家看,才能帶著大家干。”

              如此“快刀斬亂麻”的奮戰模式,雷明貴一個月就“掉了10斤肉”,但他認為,“這10斤肉掉的很值”,不僅“成功減肥”,還收獲了更多——

              他有了自己的座右銘:“問題是進步的的階梯,困難是騰飛的航道” 。

              他找到了自己的角色定位:“用記者的眼光發現問題,用共產黨員的意志戰勝困難,用教育家的情懷服務師生”。

              他確立了學校三年發展的路線圖:“一年抓規范、兩年抓提升、三年大跨越”。

              服務為本:營造“同心同向”的“成長場”

              “其實,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有一顆向善向上的種子。當這些種子處于沉睡的狀態時,好的制度,好的舉措,就會成為一種喚醒的力量。”

              在半程中學,這是從校委會到全體教師在共同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形成的共識。這期間,他們有爭論,有磨合,但他們更有一個共同的愿景與使命感。因為“同向同心同力”,他們共同創造了一個富有魔力的“成長場”。

              有一種成長,叫從“我”到“我們”

              “成功不是一個人能飛得多高,而是一群人能走得多遠。”學校是一個共同體的概念,是由“人人”組成,由“人人”建設,同時也讓“人人”受益,這是一個良性集體的成長狀態。

              在半程中學的學校文化體系中,“人人”并不是一個空泛的概念,而是體現于每一件大大小小的具體的事情,體現于教師工作生活日常的方方面面。

              在半程,每個個體的“我”,發出的每一種聲音,都是“被看見”,“被聽見”,因而“被尊重”的,因而才匯成了強大的“我們”。

              比如,各項規章制度的出臺,皆由全體教師“共議”后再經過教代會討論通過。比如制定教師考核方案,學校先將討論稿發放至每位教師手中,讓大家分別從學科、年級發展等不同角度看有何缺點,并提出建設性意見和建議。“第一輪,共征求到100多條意見。”副校長閆凡文說,“我們將其分類整理為35條,然后再展開集體討論。一條一條的議,一條一條的改。”

              “校委會每周的班子例會也一樣。為了一個決策,大家經常會爭論不下,但經過碰撞,最終的方案也會越來越更加趨向科學、合理。”

              有過20年政教處主任經歷,最近剛剛被提拔為副校長的薛念龍告訴記者說,有一次在校委會上,大家就消防演練中,讓學生實際操作使用消防栓的事引發了爭議。大家有的認為,每個學生都應該試一下,有的認為每個學生都試的話消火栓全部搬到操場上太麻煩,時間也不允許。還有的認為,班主任、任課教師也都應該學一學。

              最后,經過反復討論,校委會達成了一個共識:盡最大可能為每個孩子創造參與的機會;形成了一個最優化方案:所有班主任,任課教師要全部上陣,每個班選出3名學生代表參與校級演練,然后再由他們負責教會本班所有學生。演練當天,將學校所有防火栓全部搬到操場,缺多少學校就添置多少。

              “那天下午,場面非常壯觀!200多個消防栓在操場上呈一字擺開,孩子們都感到很震撼。這是一次消防演練,也是一堂精彩的生命安全課!”

              “我們”的力量,體現于半程中學的每一個“細胞”,成為流淌在空氣中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能讓每個身處其中者實實在在感受得到。

              三年前因為學校語文教師緊缺,劉潔從美術學科轉教語文“補缺”,從初一年級成績墊底到現在一路躍升為級部第一,也成了老師們津津樂道的佳話。

              “是我們教研組的同事們,每天不厭其煩毫無保留地指導我如何備課,上課,以及解讀教材,讓我一點一點摸到了語文的一點門道。”談起自己的成長故事,劉潔說的最多的三個字是“教研組”。

              “你給我陽光,我釋放燦爛!”

              在半程一天的采訪過程中中,“舒服”“愉悅”是老師們口中的兩個高頻詞。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你很難相信這會是真的。校園里竟然也會有母嬰室!”一位外地市的參觀者走進半程中學,步入溫馨怡人、設備齊全的母嬰室時,不禁瞪大了驚奇的眼睛:“簡直驚掉了下巴!在這里的女教師們真是太幸福了!”

              冬日午后,暖暖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灑進這間溫馨的小屋,將室內暖暖的黃色調裝飾風格映襯的更加溫暖舒適。小屋內布置雖簡單,但很齊全:有沙發,茶幾,有可以存放食物的冰箱,有供孩子選擇的玩具,有繪本,還有專供年輕媽媽和準媽媽們看的《育兒知識大全》《孕期百科》等書籍。年輕女教師秦冉和“奶爸”老公正在為一歲半的寶寶讀繪本。儼然是一個其樂融融的“小家”。

              “這里的一切完全是由女教師來‘點單’,學校‘買單’而配置的。愛人或是老人可以在母嬰室里帶孩子,教學任務完成了,我就隨時來這里陪陪孩子,喂喂奶,然后再帶著愉悅的心情投入工作,真是滿滿的幸福。”秦冉說,母嬰室的設立,讓她告別了“人在學校里,心卻難免還留在家里”,結果是兩頭都照顧不好的尷尬。

              “很多學校,包括城區學校在內的女教師都特別羨慕我們,能享受到學校這樣細致入微的照顧。”秦冉滿臉自豪地告訴記者,半程的女教師還有專屬的“瑜伽室”,學校聘請了專業瑜伽教練,每周四下午都會來進行系統教學。男教師則有健身房,各種健身器材非常齊全。

              “學校年輕女教師數量多。二胎放開之后,看到懷孕的女教師挺著大肚子上課,課間沒有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處于哺乳期的女教師要給孩子喂奶每天都要來回跑,非常辛苦,也多有不便,這些都被雷校長看在了眼里,就特別為她們騰出一間辦公室,變成了母嬰室。”

              分管教學的副校長鄭新發告訴記者,“如此一來,老師們用在工作上的時間看似少了,但實際工作效率卻是高了一大截。她們不僅啥工作也落不下,反而各項業績都更加出色。因為心懷感恩,她們的工作勁頭更足了。”

              不止如此。因為學校有不少離家遠的學生需要寄宿,無形中加大了教師工作量。為此,學校每天為晚自習值班的教師準備好夜宵,允許哺乳期女教師每天享有一小時的“彈性坐班”,如果提前結束產假,還可以把“彈性坐班”往后延一學期。

              剪紙手工課

              每逢三八婦女節、教師節、端午節等,學校或組織教師外出學習,或搞蛋糕派對、包粽子比賽等。

              “一束鮮花、一句問候,讓我們感到的是一種從未有過的被重視和被關心。我們的所思所盼、所急所憂,校長全都裝在了心里。我們都在私下里說,校長是典型的霹靂手段,菩薩心腸。”生物教師韓成勇告訴記者說,“人一旦有了尊嚴感和幸福感,就會煥發出一種巨大的愛的能量。”正如韓成勇所言,雷明貴欣喜地發現,教師們萎靡渙散的眼神很快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擼起袖子加油干”的十足勁頭。

              2018年暑假,本可以有資格調入城區學校的年輕教師王敏,自動放棄了這個機會。“你給我陽光,我釋放燦爛”。這樣的狀態,不止是王敏,也是目前半程中學教師們整體精神面貌的真實寫照。

              “當教師的眼睛里有了光彩,課堂里才會充滿陽光。”老師們可喜的變化,讓雷明貴更加相信:“當教干、教師在學校被信任、被需要,他們就增強了自己的存在感、責任感,就會激發出不盡的工作熱情。”

              教導處主任李玉杰告訴記者,今天的“半程”給予教師們的已不止是一份情感上的留戀,還有開足了馬力不斷向前沖的“動力”。

              在半程,參加高層次的培訓就是最好的福利。兩年來,名家名師22人次走進校園,169人次走出省外參加培訓,涌現出山東省農村特崗教師、評沂蒙名師各1人,區教學能手、教學新秀27人,全市教師基本功大賽冠軍1人,市、區級課賽一等獎或舉辦公開課、示范課32人次,市區優秀教學成績獎45人次獲……

              朝向卓越:瞄準“更高處”精進

              自從半程中學來了位新校長,有了新班子,半程學子們就經歷了數不清的“第一次”:第一次用上了飲水機,第一次在教室里用上了空調,第一次在食堂里吃到了海參,第一次成立了高規格的國旗班,第一次見到了武警部隊的專業特種兵走進校園為他們保駕護航,第一次進入開放式的“讀吧”享受不一樣的閱讀……

              樂享其中的孩子們所不知道的是,這一切,無不源于新校長與他的新隊伍都秉持著一個新理念:“學就學最頂尖的,做就要做到最好。”“追求卓越,不斷向更高處精進。”

              閱讀搭起通往更高處的“云梯”

              由于半程中學地處臨沂市蘭山區北部丘陵山區,相對閉塞的環境,家長教育觀念的落后,造成了學校師生長期以來對讀書學生課外閱讀量少,知識面窄。

              通過一次次問卷、座談、以及深入于師生中間“聊天”,雷明貴了解到了造成此問題更為具體的原因:一是課外閱讀書籍來源匱乏。首先是學校藏書數量少,內容陳舊,而且大多數學校圖書室未向學生開放,學生想讀書卻無處借閱;二是多數學生家中沒有圖書,學生放學回家想看書卻無書可看,有好多家長認為課外書是“閑書”。三是教師的閱讀狀況也堪憂。

              同樣在農村長大的雷明貴明白,農村的孩子,更需要用閱讀來為他們打開一個更大的世界。

              “一流的閱讀環境,自身會釋放出育人的能量。”他決定,先從補足圖書數量,營造閱讀環境開始做起。按照“把書放在最接近學生的地方”這一思路,他開始四處奔走,多方籌措,終于湊到了200多萬元的資金,專用于打造“三級閱讀空間”——500多平米的校級閱覽室、三個專屬的年級閱讀區、50口教室的班級閱讀書架,有效拓展了閱讀空間。為把書放在距學生最近的地方,還購置了240個公寓閱讀櫥,建設了開闊溫馨的師生讀吧、餐廳圖書墻,在花園、文化長廊設置閱讀凳。

              開放的閱讀空間帶來的是一系列看得見的變化。“每天的午休時間,我都來這里找自己喜歡的書看。”在七年級閱讀區看書學生張鑫磊說,跟小伙伴們一起或忙著翻找鐘愛的書籍,或小聲嘀咕討論書中的情節,現在已經成了他的習慣。

              為了激發教師的讀書熱情,讓每位教師都能挑選到自己最喜歡的書籍,學校每年投入10萬元,創新開展“你讀書我買單”活動,讓師生從最新書單自行挑選,學校統一采購。每個寒暑假,教師都可以自主選擇自行購買自己喜歡的兩本書,開學后再由學校報銷后充實到學校圖書室。為解決經費問題,學校先后聯系愛心企業捐贈30多萬元圖書充實各班級閱讀書架,同時建立電子閱覽室。

              “老師們編寫了《沂蒙精神教育讀本》《少年英雄》等校本教材,開展經典誦讀研討課等教研活動,對各學科閱讀教學進行課題立項研究。”副校長閆凡文介紹說,以課題研究帶動讀書,引導老師們向書籍這位不會說話的老師請教,從而愛上閱讀,也是一大“妙招”。

              短短半年內,“我是讀書人”成長共同體建立起來了,讀書匯報會、薦讀演說、悅讀大講堂等“悅讀經典?點亮人生”讀書系列活動紛紛啟動了……不到半年的時間,雷明貴就欣喜地發現:每周一的教干例會,都開始樂于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了,老師們講課也能“旁征博引”了。“是學校組織的各種讀書活動夯實了我的專業功底。”全市英語教師基本功大賽一等獎第一名獲得者姜婷婷說。

              與教師“我是讀書人”成長共同體一同成立的,還有“書香伴我成長”學生讀書共同體。隨之,班級、年級圖書漂流活動,“書簽制作比賽”、“講故事比賽”、“課本劇大賽”相機啟動。大語文閱讀教學,每天晨誦、午讀、暮省,每周一節閱讀感悟寫作課程,讀書品鑒會、分享沙龍、校園“朗讀者”,白樺林文學社、校園廣播社團、《悅讀青春》讀書報等也像雨后春筍一樣“冒”出來。學校還組織專業教師多次深入社區舉辦家庭教育講座,100多名家長自發組建“陪伴是最好的教育”讀書共同體,“小手拉大手”親子共讀,評選年度十佳讀書家長……

              “最初是想學點教育孩子的方法,結果改變了自己待人處事的觀念,不再怨天尤人,工作業績迅速提升。”七年級5班學生家長祝自學說。

              據了解,姜秀娟老師還帶領沂田莊社區20多名家長錄制的節目被中宣部“學習強國”平臺采用,120多個學生家庭獲評各級“最美家庭示范戶”,半程鎮獲評全國文明鎮。“中學的讀書推動功不可沒”,鎮黨委書記孫瑋連連夸贊。

              “給每個生命向上的理由”

              “真沒想到,我們鄉下孩子也能登上省舞臺!”

              在剛剛搬入的金鑼實驗學校校區,記者見到了音樂教師姜秀娟和任教道德與法治的李傳波。談起今年國慶情節后學校話劇社團登上了山東省教育電視臺的大舞臺,兩位教師的激動之情仍溢于言表。

              “我喜歡話劇,所以就組建了學校的話劇社團。”姜秀娟告訴記者,參加工作10多年來,雖然多次拿過市里的大獎,但對于今年能帶著農村娃們在省舞臺亮相,是她連想也不敢想的事情。“最興奮的還是參與演出的40多個孩子。”曹碩閆,是學習成績在班里處于中下游的一個孩子,再加上身材瘦小,嚴重的自卑讓他連走路似乎也總是抬不起頭。

              “自從參演了話劇中的一個指揮者角色——將軍,這孩子就像變了一個人。不僅走起路來昂頭闊步,充滿自信,學習的熱情也被點燃了,似乎這個角色喚醒了蘊藏在他身上的一股巨大能量,整個人的精氣神都被激活了。”姜秀娟和李傳波講起他們的“話劇社”,似乎有講不完的故事。

              美術教師曹慶波是省美協會員,在整個蘭山也是小有名氣,但他從來沒有奢望過能在省級核心媒體《山東教育》封底上辦一個整版的個人“畫展”。“正是在類似這樣真實發生在半程,大大小小的故事里,讓我們真正體會到了學校‘為每位師生提供成長的舞臺,給每個生命向上的理由’這一辦學情懷的動人之處。”曹慶波說。

              而學校少年宮的誕生,是緣于雷明貴一次偶然的發現,也是學校這一辦學理念的一個生動注腳。

              “有一天下午,在操場散步的時候,發現一個初三的孩子一個人在籃球架下玩,我就問他為什么不上課?這個學生竟然說因為自己學習基礎太差,上課聽不懂,睡了三節課了,實在睡不著,老師就允許他出來活動活動。”

              雷明貴說,聽到這里,那一刻他的心好像被狠狠地扎了一下,生疼。

              “這說明我們的學校教育出了問題,而且很嚴重。”

              怎么才能為這樣的孩子找到一個新的出口?怎樣讓這些學習成績處于中后位置的學生找到一個努力的方向?

              經過多番考察,雷明貴決定大膽探索“不拘一格”的辦學方式。他積極與本地多家職業院校對接,投資200多萬元,高標準建設4000多平米的少年宮一座,開設烹飪、面點、機電一體換、中醫藥、創客教育等30多個社團。由學生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自主選擇,每周的開課時間可以根據學生情況靈活安排,旨在為“半程學子”提供更多嘗試與自我發現的機會,實現興趣愛好與職業規劃相一致,讓將來有可能步入職業類院校的學生,是“因為喜歡而主動選擇”,而不是像以往“因為成績差才被動破罐子破摔”才進入職校。

              “特別感謝母校的少年宮!”今年剛剛從半程中學畢業的楊靜說,因為初三時報名參加了“烹飪”社團,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興趣點和發展方向,如今已經如愿考入了職業學校的烹調工藝與營養專業。

              來自如楊靜一樣受益的學生反饋,更加堅定了雷明貴要繼續做下去并不斷探索新路徑的信心。目前,以少年宮為基地,依托剛剛立項的省基礎教育改革項目勞動教育課題,半程中學的“新勞動教育課程體系”已初具雛形。

              具體負責此課程的教師田士宏,剛剛隨同學校“勞動教育考察團”赴杭州、上海等地學習歸來,雖已年過半百,但對學校交給他的這一“新任務”,卻熱情十足。“勞動教育要根植于地方資源的優勢,也要放眼長遠。”田士宏說,引導學生“弘揚勞動精神、崇尚勞動、辛勤勞動、創造性勞動,形成正確的勞動價值觀和勞動品質,是構建“農村中學勞動教育實施的新樣態”的最終目的。

              指向于“勞動素養”的課程體系共包括5個維度:以勞育德、以勞促智、以勞健體、以勞樹美、以勞創新;6個板塊:田間勞動、家務勞動、社區體驗、職業體驗、創新勞動、傳統技藝;具體細化為36個課程門類:如“田間勞動”包括常見花卉栽培、農作物栽培、蔬菜栽培、農副產品的加工與貯藏、樹木種植管理、家禽、家畜的飼養、無土栽培技術等。“職業體驗”板塊包括:木工,電動車、自行車原理及維修,醫護體驗、金工體驗、電工體驗、校內勞動崗位體驗等。

              令不少外地參觀者深感疑惑的是,像建筑面積4000平米的少年宮這樣的大工程,資金從哪里來?

              數據,或許是最好的答案——

              2017年,先后有8家愛心企業累計為學校捐助了價值50多萬元的物品和工程,市交警支隊為學校大門口安裝了安全護欄和減速裝置。同年,學校多方籌措到200多萬元的資金,專用于打造“三級閱讀空間”。

              2018年,爭取鎮黨委、政府支持,投入資金近800萬元,教學樓、辦公樓、宿舍樓等實現“冬有暖氣夏有空調”;課桌椅、圖書、辦公電腦得到更新,在每個教室、辦公室安裝直飲機設備,燃氣鋪設到了廚房。

              2019年,學校爭取到資金3000多萬元,新建藝術樓、教師公寓樓各一棟,啟動院墻整修、校園綠化、運動場改造提升工程,建成全區體育、文化課考試標準考點,學校整體面貌徹底改觀……

              這些數據,也讓全校師生在看得見摸得著的巨變中,感受到了什么是實實在在的“獲得感”。但大家所不知道的是每組數據背后,都是新校長殫精竭慮、多方協調、四處奔波的身影。為了給學校爭取更多的資金支持,為師生爭取到更多實惠,雷明貴會不惜為了一個項目付出數十次“踏破門檻”的功夫,直到“成功拿下”為止。

              “我們相信,所有的努力,皆會化為最溫暖的陪伴。希望‘伴成’教育,能夠給予每位師生這樣一種力量:努力做一個溫暖的人,正確認識世界,積極擁抱世界,有情、有德,亦要有力,有革新自我、改變世界的能力。”談及未來,雷明貴說,“要做的事還有太多,但這個方向不會變。”

              【后記】

              初冬,走進半程中學,適逢金鑼實驗學校校區正式啟用的第二天。

              清晨,在陽光的沐浴下,漂亮而大氣的校園里,新入住的孩子們興奮的奔跑歡呼聲,成為校園里最動聽的聲音。

              在交談中,記者了解到,這是一所“高投入,高起點,高規格”的民辦公助學校,承擔公辦義務教育階段義務教育功能。學校位于沂蒙路以西,占地135畝,包含了從幼兒園、小學、初中學段(目前國際高中已列入新的建設計劃),計93個教學班。宿舍235間,可容納住宿生約1400余人,地下車庫8500平方,車位275個,餐廳一、二、三樓計6700余平方,操場兩處。所有配備,均為一流。

              令人稱道的是,這所由金鑼集團投資3個億建成的新校區,從動工到建成啟用,僅用了一年的時間。雷明貴稱之為“金鑼品質”+“金鑼速度”。

              2019年6月,建設中的金鑼實驗學校并軌臨沂半程中學,形成“一校兩區,一體兩翼”發展格局。此后的5個月里,雷明貴就開啟了“兩頭跑”的工作模式。

              “面對重托,唯有努力,方不辱使命。”雷明貴表示,下一步,要秉持“伴成”教育理念方向不變,辦成與金鑼集團全國影響力相匹配的教育集團,使之成為北城片區乃至全市、全省的品牌學校和文化高地。成為國際化高中辦學的新樣板和集團以人為本的企業文化新載體。

              半程者,亦為“伴成”。伴,為陪伴;成,即由成人、成才而走向成功。在半程,陪伴是最好的教育,學校教育本身亦是一個相伴共生而成的事業。校長與教師,教師與教師,教師與學生,無不是相互溫暖彼此成就的“相伴相成者”。

              教育最美好的畫面,莫過如此。

            手機下載安裝在臨沂

            來源:    編輯:張青

            評論關閉】【糾錯:sdlangya@126.com】
            相關文章
            瑯琊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瑯琊新聞網"的所有作品,均為瑯琊新聞網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未經許可,域內(臨沂)商業性網站或組織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域內商業網站轉載本網信息須經書面授權 ,域外網站轉載請注明"來源:瑯琊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本網所刊登的臨沂日報報業集團旗下媒體作品版權,均為臨沂日報報業集團所屬媒體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未經臨沂日報報業集團相應媒體授權,任何網站或組織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復制、編輯或發布。違反上述聲明者,臨沂日報報業集團所屬媒體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3、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瑯琊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 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 要同本網聯系的,請30日內進行。
            糾錯郵箱:sdlangya@126.com
            頻道精選
            房產
            健康
            教育
            財經
            旅游
            瑯琊新聞網
            移動產品下載區
            瑯琊網官方微信
            瑯琊網官方微博
            在臨沂客戶端
            臨沂圈子
            瑯琊網臨沂社區
            臨沂家居網微信
            开奖结果蓝月亮精选权威料